昆明宗易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五术文化 >> 信息详情

【国学精神--诚 敬】

作者:网站管理员 来源:本站原创 日期:2020/4/9 9:07:41 点击:1505 属于:五术文化

在我们通过各种渠道学习国学的过程当中,我想,“诚敬”二字必然是经常被提及。而于我个人的学习经验而言,我越是研究,就越是发现这两个字在整个国学学习过程中(准确说是修身过程中)的重要性。一言以蔽之,“诚”的核心在于“觉知”,而“敬”的核心在于“无知”。

“诚”“敬”二字,在众多的国学经典解释中都被翻译为“诚信”“尊敬”等含义,而我看到这些解释的时候,觉得虽然好像说得通,但是又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好像没什么味道。我觉得“诚信”与“尊敬”好像只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因为要不要做到这点,完全是由我的主观意愿决定,只要我心里决定要做到“诚”和“敬”,我就马上可以做到。这么简单的事情却被多次强调,我的心里是有很大疑问的。只不过古代圣贤均说要“正心诚意”,那我姑且就这么理解好了。

后来随着学习的深入、随着亲身的践行,我逐渐发现,其实“诚敬”二字并非一种意愿,而是一种能力,需要用很大的力气才能获得的能力。那什么是“诚”与“敬”呢?

“诚”,并不仅仅是我们通常理解的“诚信”。我们通常理解的诚信主要是对于他人、对于外物而言,此为末。而我所理解的“诚”,是针对自身而言,此为本。你对自己是否“诚实”?你是否知道自己内心在想什么?你是否真正的接纳自己?你是否敢于直面真正的自己?

这些问题看似简单明了,其实不然,要能真正做到这些,需要一种很强的能力,我之前也提过,就是佛家所言“觉知”,现代心理学所言“自我觉察”。我们对于自己内心情况的了解程度,其实远远小于我们所认为的程度,有非常多的心理活动一直在我们毫无意识的情况下运行,并不知不觉地决定我们的行为,那些心里活动现在被称为“潜意识”。而佛家所说的五毒“贪嗔痴慢疑”很大程度就蕴藏于其中,这些看似细微的想法总是会在很短的时间内迅速膨胀,最后彻底改变我们的行为却还不自知。要在他们生起的一瞬间、还很渺小的时候发现并消除他们,这就需要非常强大的能力,绝非易事。

(这里我就说一个亲身的例子,某天我去乘坐地铁经过扶梯的时候,发现前面有两个人并排站着,我心中不悦,走到左边那个人背后很有礼貌地说了一句“您好,请让一下”。那人没有反应,于是我就又说了一遍。他人发现我之后让开了,我也就从他身边走过。可是当我走出扶梯的时候,我发现我的步伐比平时快了许多。这一刻我才觉察到,我之所以走得更快是因为我要显示我在赶时间,我让他走开是合理的,并不是因为我看他不爽,不是因为自己的嗔心。这实际上就是一种自我欺骗。当时我就很惊讶,才短短不到10秒钟的时间,内心最初的一点点嗔心就已经改变了我的步伐,改变了我的行为。)

如何知道自己是否做到了“诚”?有一个很简单的判断办法,就是用曾国藩的名言,你是否能够做到“无事不可对人言”?如果做不到,那你一定还有进步的空间。(强调一下,是“不可对人言”而不是“不对人言”)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如果我们还有怕被别人知道的事情或者想法,那往往就说明我们自己其实是不接受这样的自己的,不敢真正的面对“他”。我们常常会给自己找各种各样的理由,或者忙于其它事情而避免去仔细推敲这个问题。但要打败一个敌人,闭上眼睛不看是不太可能做到的,我们必须正视它,看着它是如何运行,才可能打败它,才能真正地提升自己,做到修身。而其中的第一步,看到它并能勇敢地面对它,就是在做到“觉知”之后,能够对自己做到“诚”。

也许也正因如此,《大学》中有一句大家都知道的千古名句,“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随后,就在《大学》里,他们对“诚意”做出了解释,“所谓诚其意者,毋自欺也。如恶恶臭,如好好色,此之谓自谦。故君子必慎其独也。”(也许有人会问为什么不说“格物致知”是什么意思,这个要说起来会牵涉到大量考证与训诂的功夫,会是一篇很长的文章,故不在此处多言)

所以,要真正地理解并做到“诚”,核心在“觉知”或者用《大学》的话说叫“知至”。这一点,如果有进行每日的静坐于反省,则会有很鲜明的体会。在没有了解到这一点之前,“诚”往往都是无源之水,可能都是“假的”,有可能是由于利益或者崇拜而这样做。但这也很好,因为很多人开始都是这样,所谓“借假修真”。

接下来,我们谈谈何谓“敬”。

“敬”,其实比较容易理解,就是对万事万物心存“敬畏”。为什么要如此呢?因为这种自发的“敬畏”是对自我的一种约束。若我们心存敬畏,就不会肆意破坏自然,就不会轻易指责他人,就不会毫无忌惮地贪取某些东西……

“敬畏”是一个很神奇的话题,无数的作家到了中年都会写一篇文章,主体往往叫做《敬畏生命》,像张晓风、张全民、陈佳忠、毕淑敏等都写过。心存敬畏是一种很美好的感觉,也是于我们大有裨益的事情。所以,当我知道了敬畏的好处之后,便想让自己能够做好这一点,于是就傻乎乎地在每日起床后和睡前静坐时都会祷告一番,说“我要敬畏XXXX……”。如此反复了一段时间,并未起到什么效果,内心依然是肆意狂妄。这个祷告也就无疾而终了。

可是在之后的一年后,当“敬”这个概念被我忘记得差不多的时候,发生了一些小事情,让我突然领悟到了什么。事情就是如此有趣,往往你努力未果的事情,时间会慢慢帮你沉淀并轻松解决。

许多中医爱好者往往都会有一个倾向,那就是看扁西医。我之前也是如此,虽然我不会反对西医并进行攻击,对广大网友的中西医之争一向不闻不问,但内心对西医其实总是有一种隐隐的轻视。后来某天我心血来潮,以中立的态度在知乎上看了关于中西医争论的许多帖子,才算真正了解了西医的历史,西医的发展,他们的精妙和他们的辉煌成果。这一刻我才真正意识到自己的无知。也同样是在那一天,我深刻的了解了西医所立足的“因果性”和中医立足的“相关性”,增加了对他们背后联系的了解。发现了其实二者都很好,也都有一些缺陷,并无所谓孰优孰劣。

还有一次就是在接触佛家的一些工具之后,和同事的聊天中就大力夸奖佛家如何如何好,你们心理学如何如何无知。但后来认真阅读了一些心理学的著作之后,我也深深被心理学里头的精妙试验和科学态度所打动。同时,那些心理学的理论与收获对增加我对于佛家理论乃至修身养性极有帮助。直到那一刻我有一次发现自己究竟有多无知,以前的论调有多麽的幼稚……也就是在这一刻,我对所谓的“西学”,从心底里生起了真正的敬畏之心。

我们之所以会缺乏“敬畏”的心态,往往是因为我们以为我们都已经知道真相,我们已经了解了事实。因为我们已经了解了是你不对,所以我们有资格指责你;因为我们已经了解了某种学问很好,所以对立的学问就是垃圾……可事实上真的如此吗?我们真的研究过对立的学问吗?我们真的知道某些人做错事是因为承担了怎样的压力、是怎样的环境、他的过去承载了多少痛苦吗?我们真的知道自己现在所坚持,大家都认可的东西,在数百年甚至数十年后被推翻的可能性吗?我们真的知道自己一个小小的举动在整个复杂的社会生态系统中放大之后产生的“蝴蝶效应”会怎样影响自己与他人吗?

我想这些问题几乎都是否定的,只有当我们真正意识到自己的无知,才不会妄下断言,才会减少对他人的指责,才会保持内心的敬畏。而这种敬畏,则会产生真正的谦卑与慈悲,而有了这种谦卑和慈悲才能真正拥有宽容能力与开放心态。也许正因如此,美国大法官勒尼德·汉德才会说:“自由的精神就是对何谓正确不那么确定的精神。”也许正因如此,孔子才会教导我们说“勿意、勿必、勿固、勿我”,才会说“修己以敬,修己以安人,修己以安百姓”。

“诚”来源于“觉知”,而“敬”来源于“无知”,这与我们通常的理解不太一样。这两股力量是一对阴阳,十分精妙。“诚”能让我们不断进步,不断克服自身的缺点;而“敬”带来的谦卑却让我们不断地“退步”,也正因为是“后退”,每一次“退步”我们的视野都会更加开阔,更能看清不同事物乃至“对立”事物之间背后的联系。

当我们有了“敬”,了解了自己的无知,了解了世界的不可知性,却并不惶恐,是因为我们同时也有了“诚”,了解了自己,对自己有把握,这样的自信才是真正的自信。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坚持,就不会是冷冰冰地执着,而是温柔的坚定。

诚务于中,则能精进不止、自强不息;敬事于外,则能谦和并包、厚德载物。做好这两点,我们就能真正做到外柔内刚。所以,与君共勉……

回到顶部